首页读后感读书笔记
文章内容页

(阅读札记)读汪曾祺:《沈从文的寂寞》

最爱文学网 | 发表于2019-01-19 22:50 | 归属于读书笔记 | 被阅读

  汪老的美文写于一九八二年。即便年长如我者,一九八二年的日子也是一种颇为久远的回顾。那个时候啊,政策稍稍宽松,社会逐渐宽容;那个时候啊,我的修车工生涯行将结束,执教生涯即将开启;那个时候啊,搬上银幕的《边城》即将上映,因而对沈从文有朦朦胧胧的印象;那个时候的我,不知道有一个叫做汪曾祺的人存在。

  但印象的加深来得极其迅速:电影《边城》获得了极大的成功,沈从文的作品迅速印行,并在读者中产生了极大地反响。他的那些几乎无例外的以湘西为背景的小说和散文一时成为文友间的热门话题(如果我也算有什么所谓的文友的话)。也是那个时候,我的老师余颂伶教授和卢斯飞教授开始给我们稍稍系统地讲了沈从文及其作品,作为花絮的话题,我们甚至牢牢地记住了沈从文和民国四大才女之一的张兆和的那段令人神往的恋情。

  我的两个挚友,聪颖俊逸的锅贴和同样聪颖俊逸并且后来顶着作家名号的苏林,对沈从文更是推崇不已。于是,聊得多了,不仅沈从文在我等心中的印象大大加深,甚至还在心目中给他保留了一个非常靠前的位置。

  虽然如此,较之一九八二年汪曾祺写在《沈从文的寂寞》里的相关情况,我,以及我的挚友们,见识就窄得像一些井底的动物了,今日看来尤其如此。

  转眼到了八十年代末,我在《小说月报》上看到一篇题为《受戒》的小说,看完我就对朋友们说,这篇小说会获奖的,结果不久它就获奖了;刚过不久,我又在 《小说月报》上看到一篇题为《大淖记事》的小说,看完我就对朋友们说,这篇小说会获奖的,结果不久它也获奖了。

  啊,这么一来,我对自己鉴赏力的自信心一时陡增!

  这两篇小说的作者就是汪曾祺。

  也就在八十年代中后期吧,我以一个修车工的身份转至一家公办中学任教。于是,讲解汪曾祺成了我的衣食所赖中的一个小小环节——有了《受戒》和《大淖记事》打底,有了对作者的高度好感,有了北京旧城区的旅游体验,我对学生讲起汪曾祺那篇平和中见底气,浅显中见功力的《胡同文化》时,居然生出一些“左右逢源”的感觉来!

  岁月如歌,那大概属于一些特别顺畅的人;如我者,平淡的岁月大抵如梭,与锅贴和苏林几乎每周必聚的日子转眼就持续了三十多年。有一阵又聚着了,海阔天空地聊着,有那么一小段,由我“主导”,话题又定格在汪曾祺了。

  我很认真的对两位说,我不是个挑食的人,眼界也不高,对待稍有成就而人品亦佳之人,我会时时怀着一种高山仰止的心态。但凡事都有个比较,要说建国以后还在写着的作家,其最佳者,我选汪曾祺。或竟说,表现在作品中的汪曾祺,又或者换句话来说,用作品来表现自我的汪曾祺,打从对西南联大时期的人与事的描述开始,数十年来积淀下来的小说,散文,或者其他,综合起来看,与同时期作家相比,我视汪曾祺为最佳。

  锅贴和苏林好像并没有表示异议。

  那么,沈从文怎么样?沈从文当然好得很。但打建国起,他的文学创作基本画上了一个句号。那也好,政治的原因,被周扬盯死了的人,即便还在写,又能有什么作为?不写了,改做其他,写成一本《中国历代服饰研究》,照样大放异彩,印证了央视《黄金一百秒》节目里那句口号: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本文标题:(阅读札记)读汪曾祺:《沈从文的寂寞》

本文链接:http://www.zawxw.com/meiwen/157090.html

阅读心情

推荐阅读